何求

失联人士,暗戳戳来一发。
算是还上次欠下的债。
债主——番薯。满意不。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入。
求心和评论。

五.囚笼

  "滴答,滴答。"窗外穿了水落窗沿的声音。

  下雨了么?执明寻声转头,停在那出,不发一语。

  这是在这后的第二场雨吧。距第一场雨过去多久?几天?几月?还是几年?

  他都不知再这度过了多久,久到他已忘却时间。

  虽这般久,他却仍不知自己身处何方,甚至不知自己四周有何物。

  原因无他,一根漆黑的铁链将他与床紧密连接在一起。

  房内并未点灯,或许是未有人点,亦...

全文链接
 

【离执】囚鸟人

小学生文笔
不会写文
尴尬的我快受不了了
ooc严重
不喜快点叉
觉得ok的,求评论。
没有评论我就有脾气了哦⊙∀⊙!

  传闻世间有一人,容貌绝美,引人痴迷,爱乐理,最爱鸟之声,故而爱鸟。因爱,故愿将其囚于笼中,日夜歌唱。然,鸟不愿。故其以美色诱之,假意友之,而后,将其捕之,最后囚之。鸟失自由,亡之,此人哭之,后觅他鸟,如此以往,笼中鸟不绝。后世人称,囚鸟人。
 

   殿外,一片狼藉。

  一切的厮杀,已落下帷幕。

  身着红衣战甲的士兵,围于殿外,等待将领号令,冲进去,将殿中那王,拿下。

  气氛紧张,士兵蓄势待发,将领...

全文链接
 

(๑´ㅂ`๑)

我也……

大兴安岭没有驯鹿:

我也差不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立风er:



那个(๑•ี_เ•ี๑)
我…要…考试……可不可以。。坑。。。下。哦。


全文链接
 

就是这样的

立风er:

是这样没错了

老叁角:

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

宵旬:

是这样的

全文链接
 

一个多月的等待,值了!
得到三张葛格的签名照,high起来!
终于欧了一回了!

全文链接
 

【all金】Morbid infatuation

嗯……小段子
入坑没多久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就这样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入
喜欢的,求个小心心和评论
【暗中观察.jpg】

  不舒服。
  很不舒服。
  金总感觉有道视线在他身上,让他倍感难受。
  四下寻找,周围到处是放学焦急归家的学生,茫茫人海,根本无从下手。
  烦躁。
  金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随着离家越来越近,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少,那道视线,也越来越灼热,让他越发难受。
  最终,离家还有一条小巷,而周围,已无他人。
  走在小巷,假意轻松,实际微微侧头,余光扫视着身后。
  突然,身后拐角有什么微微闪过,金...

全文链接
 


今天收到打击的我。
心态已崩。
画风突变。

何求

四.捕猎

  花柳楼是瑶光城内最大,客流量最多的酒楼。因来这人之多,故较为喧闹。

  然,今日午时,花柳楼虽仍如以往一般喧闹,但,却隐隐与往常不同。

  在外间小桌喝茶的人们,总会时不时,往里面,那间包间的位置看两眼,虽在与同伴谈笑风生,但笑却只停留于表面,眼中却如滩死水,严肃无比。

  包间中,慕容离坐在主位,把玩着血玉簪,表面虽心不在焉,但,眼睛却总往门口瞟,他耐心等待着,如一头狼,做好攻击准备,等待着他的猎物。

  正午,一辆马车停于酒楼门口。

  车上下来三人,均身着披风,挡住脸。一人在门口与车夫交谈,两人下车后,入酒楼,朝包间走去。

  酒楼里,喧闹声并未停止,但,众人的目光,却已朝那两人身上转去。

  那两人不曾停顿,直接进入包间。

  慕容离眼睛直直的的盯着后进来的那人,只一眼,他就找到了他的猎物。

  “东……”

  “坐。”慕容离打断那人的话,示意那人坐于对面,“凡事坐下来,慢慢谈,我们也可以叙叙旧,不是吗?”

  “王上。”

  “澜冬,你先出去。”执明听出了慕容离话语中的深意,让挡在面前的澜亭退下,在门口等着。

  澜冬虽欲言,但执明眼神示意,只得咬牙离开。

  整个包间,只剩下两人。

  执明坐在其对面,两人大眼瞪小眼。

  “我和你,有旧可叙?”执明冷漠地看着慕容离,看着面前人,他的心隐隐疼痛,那些往事又被想起,如把刀,再次插入未曾好透的心脏,留下冒着鲜血的伤痕。

  “怎会没有。”慕容离将血玉簪放于一旁,起身替执明倒茶,“当年的你,还曾许诺凡是我想要,便通通给我,不是么?”

  “我早已忘了。”执明的眼神一闪,嘴角微勾,仿佛在嘲笑过去的自己。

  “我记得便可。”慕容离将茶放于执明面前,脸上展现出迷人的笑,“王上,请用。”

  执明看着这一幕,就好似看到曾经的自己与其在天权王宫的那段日子,那段,现如今倍感厌恶的时光。

  执明甩袖,将茶杯摔于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现在您才是王,我只不过是一普通之人,怎敢被您如此称呼,岂不是招惹杀身之祸?”

  “怎会。”慕容离看着地上碎裂的茶杯,眼中酝酿着可怕之事,“在我心中,您仍然是……”

  “够了!”执明打断了他的话,脸上已初见烦躁,“我们明人不说暗话,那药,可曾带来?”

  “别急啊,王上。”慕容离笑着,仿佛丝毫不在意执明所做的一切,“我们还未叙完,别急,那药,我自然已带来,定会给你。”

  “我们已无可叙之处。”执明已有些不耐烦,对于面前这人,他隐约有种不祥之感,“请将药给我。”

  “好吧。”看着猎物已然有些不耐,慕容离知道,该将诱饵撒下,要不猎物该逃走了。

  他起身,从怀中拿出一小方盒,递于执明,“这便是你信中所要之物。”

  执明刚想拿过,却被对方抓住手腕,“放手!”

  “你用什么与我交换它?”慕容离的脸虽有笑,却令人害怕。

  “交换?我将天权送予你,你将此草给予我,不已然交换么?”执明皱眉,他的另一只手握紧,突然,将手中粉末抛于慕容离之脸,而后快去抽身,拿药站于一旁,等待着药效发作,“我早知今日如鸿门宴,必定难以脱身,故,我也想了许多。”

  慕容离的眼睛死死盯着执明,最终敌不过药效,沉睡过去。

  执明将盒子收好,拉上帽子,离开包间。

  “走。”执明与门口澜冬示意,想从门口离去,却被卸去食客伪装的禁卫军拦住,无法逃脱。

  正在双方焦灼之时,一辆马车闯进,瞬间打乱禁卫军的队伍,“少爷,快。”只见刚与车夫交谈的男子,坐在车夫身旁,指挥着车夫驾驶马车四处破坏,澜冬拉着执明,一跃,便坐上马车。

  那男子扔下一枚药入水缸中,使周围充满烟雾,打乱众人视野,而后指挥车夫驾车离去。

  “干的不错,立夏。”执明坐在车上,对刚刚一幕,还是有些紧张,大口喘气。

  “我们直接出城么,少爷。”立夏将帘子拉起,询问。

  “嗯。”执明虽拿到药,但却总觉得有些心慌,感觉并没有那么简单。

  果真,在他们快到城门之时,有人闯入其马车。

  “少爷,不好!”伏秋匆忙的赶到。

  “怎么!”执明的不祥预感终于,出现了。

  “禁卫军,将东边的园子,封了。”伏秋悲伤的讲述着,“把所有天权子民,都抓了。”

  “什么!”执明终于明白那人晕倒前的眼神,那是志在必得的眼神,他早已将一切安排妥当,只等自己上钩么。“该死!”那人知道,他对于天权子民的愧疚!

  “带着它,你们走。”执明将木盒递于澜冬,叫停马车,独自一人下车。

  “这怎么可以,少爷,您!”澜冬惊呼,“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

  “已无他法。”执明摇了摇头,那人已抓住他的死穴,“你们回去,将药给先生,子煜的病,不能拖。”

  “可是!”立夏还想说。

  “没有可是!”执明打断了他的话,“我一个人,无事。你们跟着我,会死。快走吧,乘现在,还不迟。”

  “少爷!”

  “你们叫我少爷,便走吧。子煜,不能拖。”执明咬牙,转身向反方向走去。

   三人咬牙,却无他法。

  执明回到一团乱的花柳楼,咬牙推开了包间门,他知道,他这一推,估计再无自由之日。

  包间中,慕容离坐在原位,笑的灿烂。

  看吧,你终究,还是要回到我身边。

  还是,属于我的。

  看着眼前无路可逃的猎物,狼露出了残忍的微笑。

全文链接
 

【all叶】没有他的世界

叶神生日快乐!
虽然时间有些不对qwq
本文私设严重,ooc严重
不喜勿入
求评论和小红心
还有
我就是苏叶神咋样2333333
前文看标签:没有他的世界
附上  文章总结

完结篇

  十赛季第十七轮结束后一周,是联盟的冬休期,由于下周的全明星赛在霸图举行,所以喻文州便将见面的地方定在青岛的酒店包间里。

  方锐跟肖时钦到达后,开门,便一惊,“我去,这地方!”

  眼前的酒店不论装修风格还是布局,都与他们在苏黎世的休息室一模一样,看到这,不由让方锐想起那人,他总是撑着头,叼根烟,懒散的坐在位置上,研究着下一场对手的资料,完成着作为领队的责任。

  “...

全文链接
 

【离执】华胥引

嗯……各种渣剪……就这样
【离执】华胥引
暗戳戳求个硬币和评论

全文链接
 

生日快乐!

叶神二十岁生日快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到零点
不管不管,我就是第一个祝福的qwq
叶神和叶修底迪二十岁生日快乐!

全文链接
© A.C|Powered by LOFTER